从微软工程师到“破烂大王”,他月收垃圾80吨,获京东、峰瑞资本投资
亿欧网 · 2019-07-25 13:35:00 · 热度:加载中...

晒干没有水分的果皮属于湿垃圾,而使用过的尿不湿却属于干垃圾!一时间,在垃圾分类领域人们所固有的对“干”与“湿”的认知完全失灵,由此也让垃圾分类成为了七月最火热的话题。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颁布,我国垃圾分类工作由理论落实至操作层面。此外,国家还要求到2020年包括北京、南宁、沈阳等在内46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政策的利好,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相对冷清的领域。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今年已经有6410家与垃圾回收相关的公司成立,这个数目几乎是去年全年的注册量,是2016年的3倍。然而与行业外人士纷纷“削尖脑袋”想跳入垃圾分类赛道不同,已在赛道内摸爬滚打了两年多的奥北环保却表现得异常冷静。

自“垃圾分类”成为热点话题以来,创始人汪剑超一边要应付各类媒体的专访,一边还要解决机构、社区等参观公司寻求合作的需求,但奥北环保联合创始人李欣莲告诉小饭桌记者,“我们不急着赶热度,这不是件能迅速起量的事情,对于合作我们保持谨慎。”

奥北环保(以下简称“奥北”)成立于2017年,是一个帮助用户进行垃圾分类的平台。用户只要将可回收物分类装进奥北回收袋,并找到自助投放点或等待奥北定期收取,每次以满袋换空袋,就能一直参与垃圾分类,奥北会按照资源回收的市场价格将现金回馈到用户账户。

奥北模式主要解决的是用户没有一套完整体系去落实垃圾分类的问题。目前其用户主要有学校与政府等机构以及社区两类,分布于成都、西安、北京三地。其创始人汪剑超曾为微软工程师,后担任过绿色地球执行总裁,因理念不合带团队离开并独立创立了奥北。

奥北曾于2018年6月完成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峰瑞资本与京东,2017年6月获得峰瑞资本的种子轮投资。

走“高冷”路线

国家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倡导垃圾分类,但落实下来一般都是由政府出资,环保公司出力宣传、执行。奥北创始团队最初所在的绿色地球就是负责执行层面的环保公司。

政府采购绿色地球的服务,二者签订合同,绿色地球必须要依照合同内容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固定的推广指标。发展到后期团队却发现,这样做一来公司盈利过度依赖政府,无法实现正常商业化运转;二来受制于合同的条条框框,其无法从源头上提高分类效率。比如政府在制定合同时无法获知各个社区进行垃圾分类的意愿,一概而论不能达到最好的推广效果。

而且多年在一线服务的经历也让团队意识到,整个行业真正的痛点是民众不知道怎么去做垃圾分类,而这并非由几本宣传手册或几个分类垃圾桶就能解决,在这件本身就很“非人类”的事情上,大众需要一套人性化的系统来循循诱导。

所以自奥北成立之初便致力于生成一套最简便合理的系统,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对用户进行筛选。

针对单纯线下宣传效率低下的问题,奥北创立了自己的小程序,整套系统线下与线上相结合形成闭环。用户在小程序上认购回收袋,并可以查看分类规则与回收价格,对于自己不能确定的还能询问智能客服,回收袋的垃圾装满后便可以投放,以满袋换新袋,循环往复。

奥北第一家合作方是川师附小,川师附小曾为绿色地球用户,后对于奥北模式更加认可便开始尝试。奥北就这样从老用户出发开始有了最初的起量。

目前奥北用户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学校、政府等机构,另一类是社区用户。相较于社区用户,机构可以统一管理且无厨余垃圾的干扰,对垃圾分类的效果更佳,而且奥北只需每周用货车统一收取一次即可,运营成本更低。所以目前奥北环保的用户中,200多家机构占大多数,而合作的社区只有50多个。

为了确保合作商对于垃圾分类有十足的热情,无论对于机构还是社区,奥北都遵循一个统一原则:等对方找上门。这实现了最初奥北对于用户的筛选。

而在具体落实上,两类用户的流程略有不同。学校等机构需统一领取奥北回收袋,并以班级为单位对奥北规定的14类可回收垃圾进行装袋分类,奥北会定期收取,之后运往总仓进行分拣称重计价,并将金额返至班级账户。

而在社区中用户需在奥北小程序上输入自己所在的小区,花10元购买奥北回收袋,分类装满后就可以将回收袋放入自助投放点,并用满袋换一个新的奥北回收袋。

社区中的垃圾分类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家庭不像学校、机构一样有严格的组织监督,所以奥北对于家庭用户有更加严格的筛选机制。

首先是对于社区的筛选,社区要想引进奥北的模式不仅要自行建一个可以通电通网的自助投放点,还要提供负责管理的人。而奥北则会提供智能门等设备。对于社区来说这是一件较为复杂的事情,若其意愿不是非常强烈,一般都会被这个门槛阻挡在外。

其次是对家庭用户的筛选,10元一个的回收袋会让用户觉得有所付出,将这件事稍作重视,剔除那些不愿对回收袋进行购买的用户。自助投放点上的智能门锁则将随意处理垃圾的用户排除在外,传统的分类垃圾桶即便只有一个人分类失误就会使之后所有来扔垃圾的用户泄气,而奥北的智能门锁则需用户扫码认证,这使用户摆脱了非分类用户的干扰。

同时,为了解决必须在固定自助投放点投放给用户带来的不便,奥北将回收袋的容量设为96升,是普通家庭一至两周垃圾的产量,且回收袋干净无异味,可在用户家中长期存放。

回收袋可溯源,一袋一码,这为再次教育用户提供了可能。不管是哪类用户,但凡发现其分类错误,奥北就会在小程序上给其进行反馈,并扣除一定比例的费用。“如果有的用户一直做不好,就会每次都被扣钱,这样到最后他自己也会失望的。”利用这种反馈方式,奥北又将其有意愿的用户培训成具备分类能力的高质量用户。

目前奥北也与一些调性相符的品牌进行了合作,比如在宜家商城设置自助投放点。

奥北这种“高冷”的玩法表面上看似让其失去了可以迅速成长的机会,但实则却是在为其发展蓄力。

传统的垃圾回收流程是收集人-收荒匠-回收站-打包厂-工厂,而一直以来大部分创业项目做的只是将中间流程进行简单整合,但像垃圾回收这样毛利极低的行业想要单靠简单整合发家致富几乎是不可能的。奥北的模式从源头出发,将分类这项成本最高的工作交给了用户,尤其是当其拥有一批优质用户时,分类的成本则几乎降为零,这为其长期盈利提供了可能性。

“烧钱”难活

在对可回收垃圾进行分类称重后,奥北会将其卖给可对垃圾进行处理的工厂,而奥北14种分类依据的也是后端厂商的处理能力,其主要分类科目有综合纸、塑料袋膜、玻璃、硬质塑料等。目前奥北在后端处理上只有综合纸类有固定的合作厂商,因其量较大,但其他大部分品类数量较零散,处理周期不固定,所以没有固定的合作商。

我国对于垃圾的处理设施已相对完善,在垃圾回收的处理环节目前有北控清洁能源、启迪桑德等大型上市公司,而上游的各个环节却依然较为低效,源头分类主要依靠政府宣传,中间的几个环节也没有得到较好的整合升级,整个产业链呈现出上游松散,下游成熟的特点。

所以针对整个行业的特点,目前赛道内的创业公司普遍放弃了单纯抓源头分类与后端处理的方向,多半是针对中间环节的单点模式以及除了处理环节在内的产业链整合模式。

单点模式的代表公司主要是一些硬件公司,多为智能垃圾桶的制造商。垃圾回收产业链的毛利较低,想要在中间某个节点盈利本已不易,而节点上的增值业务想要持续盈利则更难上加难。

做产业链整合的主要有三种模式:O2O模式、奥北模式以及定点回收模式。

O2O模式在垃圾回收领域是比较传统的模式,主要依靠工作人员上门进行回收,这种模式下人工的运营成本会非常高。

定点回收大多是在社区或商场内放置智能垃圾桶。这种模式更加重资产,不仅前期垃圾桶的购买或是研发都需要耗费资金,后期的维护也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

与这两种模式相比,奥北最大的优势便是将成本控制在最低范围。不管是O2O模式还是定点回收都没有从源头上让用户主动进行分类,奥北则是切中了这个点,不断深挖,让用户“主动”为其承担成本。

去年一年,奥北的全部成本仅为300多万,主要花费在货车租赁,房租以及支付团队20多个成员的工资等方面。

对于整个垃圾回收行业来说,只有当足够多的用户认可垃圾分类时,行业才真正迎来春天,国家政策当然会有助于推动这个进程,但在此之前,只有开源节流的公司才能存活下来。

奥北为了培养用户心智,不仅在小程序中设置了提问框,还经常举行一些线上答题活动。“我们在做答题活动时会设置奖励,尽管答题时间是在凌晨,依然有很多用户参加。”

目前奥北每月大约回收垃圾80吨,李欣莲给小饭桌记者算了笔账,当其每月垃圾回收量达到300吨时才能盈利,而依照奥北慢而精的打法,其无法在短期内实现盈利。如今奥北正准备A轮融资,融资金额5000万,未来将用于布局一线城市建立更多自助投放点以及研发技术打磨体系。

编辑:史素云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本文来源:亿欧网